追蹤
瞧"蔡百銓"這傢伙 !
關於部落格
  • 4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中國經貿六四屠台:退此一步,即無死所!(2007/6/2)

中國經貿六四屠台:退此一步,即無死所!(2007/6/2) 蔡百銓 日前泛藍立委提出「兩岸關係條例修正草案」,遭到泛綠立委拒審而流產。泛藍陣營這項修正案(鬆綁條款),試圖明訂「大陸地區已進入量產技術之產品或經營項目,『在不違反國際公約下』,不得列為製造業之禁止類項目」。然而請問中國何時曾把台灣當作「國家」看待?何時曾以「國際公約」與台灣交往?台灣不能再擴大開放了。退此一步,即無死所!台灣經濟起死回生,必須「內除國賊、外抗強權」! 台灣對外投資,已有71%前往中國;台灣出口總額,已有41%流向中國。中國綁架台灣經濟,台灣吃飯要看中國臉色,還奢談什麼正常國家、主權獨立?中國政協委員胡鞍碙博士形容台灣患了糖尿病,必須向中國乞求胰島素才能存活;經濟制裁台灣,只要七天,台灣就倒了。假如中國突然拒絕台灣出口的產品,以台灣倚賴中國市場41%之比重,台灣不知道會有幾千家工廠倒閉。失業員工滿街跑,台灣焉能不倒? 天佑台灣,中國出現兩大福音。只要扁政府繼續堅守立場,下屆總統任內,台灣經濟絕對否極泰來。首先,2009年中國即將出現勞動力不足,工資低廉對於台商不再具有強大吸引力。京華時報報導,5月11日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蔡昉演講指出,中國正在由「勞動力過剩」向「勞動力短缺」的時代轉變,這個轉變拐點將在十一五期間(2006-2010)出現,確切時間可能是在2009年,這個轉變會帶來城鄉勞動者工資上漲。他說:「目前普遍說法是我國農村大約有三分之一勞動力是剩餘的,絕對數字大約有1億到1.5億。但是這個數字並不準確,目前40歲以下的農村剩餘勞動力,絕對數量只有5212萬。」(http://epaper.jinghua.cn/html/2007-05/11/content_2081301.htm) 其次,今年三月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國會)通過「企業所得稅法」,從明年元旦開始實施。中國將在五年內提高外資(包括台資)企業所得稅到25%,與其本國企業同一水平。換句話說,台商在中國即將失去優惠待遇(高科技產業繼續享有15%優惠除外。但是何為「高科技」?定義是由中共當局下的)。總之,中國正在喪失磁吸台商的光環。田園將蕪,台商胡不歸? 除了繼續嚴格把關、「內除國賊」之外,扁政府更要「外抗強權」,抵抗美國政府與美商擴大開放的壓力。為什麼美國自己可以懲處偷跑的美商,對待台灣卻以「新帝國主義」姿態咄咄逼人?美國其實是要台商充當馬前卒,衝撞與整頓中國市場,以利美商隨後進佔與操控中國經濟!中山大學資管系教授郭峰淵鴻文「買辦經濟」,分析得最透徹。他說:「美國戰略更是要透過台灣來操控中國經濟。也因此,美國強迫台灣放寬對中國投資限制。這意味著西進中國的台灣企業,必須承擔絕大多數風險,例如很多『台灣舉債、中國投資』的公司就血本無歸,甚至危及台灣經濟,但美國則可以輕易享受中國經濟開放的果實。」(參考底下參考資料(二):「買辦經濟」) http://www.taup.org.tw/wordpress2/?p=264 台灣經濟沉溺在「內外交迫」困境,近幾年低迷不振。扁政府應該不斷向國人說明真正原因,揭發「經濟統派」面目,否則2008年大選必將落敗。中國前國家主席楊尚昆明揭對台經濟三光政策:「吸光其(台灣)資金、搶光其優秀人才、搬光其工廠」;坦言兩岸經貿目標是「以商圍政、以民逼官、以通促統」。楊尚昆是誰?1989年他擔任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調遣外省軍隊進入北京天安門屠城。其實經濟上的「六四屠台」早在台灣上演七年,我們豈能掉以輕心?(作者是真理大學中國大陸研究講師) 參考資料(一):開放再開放!台灣還有多少本錢可供開放? 自由時報2007/6/2社論 中國國民黨立委所提出之「兩岸關係條例修正草案」,明訂「大陸地區已進入量產技術之產品或經營項目,在不違反國際公約下,不得列為製造業之禁止類項目」。但日前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的審查會,陸委會事前便表明反對之意,該審查會最後也因民進黨及台聯立委拒審而流會。 這樣的修正草案,顯然是一條「鬆綁條款」,讓更多的資金、產業移往中國。提案的立委難道不知道,台灣現在的問題不是投資中國不足,而是投資中國嚴重過度?台灣選出的立法委員,為什麼不花心思在改善國內的投資環境,以提升就業機會,增加勞工的收入,反而一心一意為中國勞工創造就業機會?如此作為對得起選民嗎? 猶記不久前,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批評說,民進黨執政七年造成經濟停滯,貧富差距擴大,台灣變成M型社會。如果真是這樣,原因何在呢?泛藍陣營的說詞,總是把這些現象歸咎於開放不夠,使台灣的產業因此萎縮,經濟因此成長趨緩,就業機會大幅減少,國人的所得逐漸降低,從而衍生一大堆自殺等社會問題。至於他們提出的對策,竟仍是解除投資中國的限制,讓台灣經濟衰退、勞工失業更加惡化。…. . 現實擺在大家眼前,台灣的資金與產業錢進中國,其所創造的就業機會是在中國,中國也因此獲得經濟快速成長之利。有了經濟成長為後盾,中國軍費得以每年以二位數成長,對台灣的武力威脅與日俱增,連在中國的台商也逃不過其控制,台商企業內成立中共黨組織,北京操控成立全國性的台商組織,成了中國介入台灣選舉及以經促統的工具。 反觀台灣得到什麼呢?我們看到的是,資金、產業一去不回流,許多工業區因企業外移而空置,中年失業、青年待業的閒置人力,薪資所得實質上幾乎沒有成長,貧窮者增加而加重政府社福壓力。長此以往,政府還有多大財政能力,得以購買國防所需的防禦武器,恐怕都會大成問題。儘管如此,泛藍陣營依舊施壓政府,要對投資中國繼續鬆綁。開放造成的後遺症已經如此明顯,還把原因扭曲成開放不夠,這應不是腦筋有問題,而是別有用心。 泛藍陣營的意識形態中,台灣與中國經濟統合,進而政治統合,最後完成終極統一,是順理成章的,因為,他們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是一個主權國家。這樣的核心價值,使他們無視於台灣的主體價值。就像中國領導人所強調的:「要從祖國和平統一的戰略高度,認識對台經貿工作的意義」,聯共制台的泛藍陣營也在台灣施壓政府積極開放,以國內模式推動三通直航。如果政府被泛藍牽著鼻子走,台灣的命運如何,不問可知。 國民黨的立委,都是台灣選出的,領的是台灣人民的納稅錢,卻不替台灣人民著想。立法院開議期間,不是利用多數席次施壓政府無限開放中國投資,便是擺著正事不幹跑到中國搞國共論壇。面對這種狀況,台灣人民若束手無策,台灣將會眼睜睜地被掏空賣光。過去十幾年的總統大選,台灣人民選出了守護台灣主權的候選人,可是在立法委員的選舉卻往往缺乏同樣的行動。現在中國所等待的,就是泛藍維持立法院的多數席次,一旦泛藍在總統大選復辟成功,終極統一便水到渠成了。 開放,開放,再開放,台灣還有多少本錢可供揮霍?前述的「鬆綁條例」,給我們最大的教訓是:立法院不能再控制在泛藍手裡了。套用前述廣告中那位婦人說的:「不該讓我們的家人再這樣過四年!」 參考資料(二):「買辦經濟」 郭峰淵(作者為中山大學資管系教授) http://www.taup.org.tw/wordpress2/?p=264 █林濁水前立委在「積極管理不如技術創新」(自由時報2006年12月29日)一文中指出,「中國勞工搶了台灣勞工工作時,印度的軟體工程師也搶走了美國工程師的工作機會,終致全球貧者愈貧、富者愈富」。林前立委的這番見解,反映了台北主流觀點,但卻過於簡單、失真。 例如,為了瞭解軟體外移(software offshoring)是否造成美國軟體工程師的就業困境,全美最大的資訊軟體專業組織ACM委託印弟安那大學Bill Aspray教授進行一項跨國研究。Aspray發現,美國的軟體產業的就業並無「印度軟體工程師搶走美國工程師的工作機會」的現象。事實上,從八○年代以來,美國公司已習慣將軟體外包給其他國家如愛爾蘭,一直到最近外包給印度後才引起爭議,而造成這項爭議的原因,則可能是美國歧視印度的「白人種族中心主義」。同時間,新加坡大學的Mayasandra在印度的研究發現,承包美國公司的印度軟體公司,都必須簽下不平等契約,其員工也不認同該印度企業,反而都以外商公司的員工自居。 這兩個研究加起來透露了一個殘酷的現實:所謂的「全球化自由市場」,是一場由西方,尤其是美國所主導的遊戲。美國以強大的經濟國力擁有最大的自由度,不僅掌握了核心知識與科技,更享有制定遊戲規則的權力。而印度或台灣,都是後殖民社會,因自卑、崇洋而缺乏主體性,在經濟發展上盲目的依附、追隨美國(西方)的腳步,形成「買辦經濟」,使得西方強國雖然沒有統治,卻可實質操控印度、台灣。 而美國的戰略,更是要透過台灣來操控中國的經濟。也因此,美國強迫台灣放寬對中國投資的限制,這意味著西進中國的台灣企業,必須承擔絕大多數的風險,例如很多「台灣舉債、中國投資」的公司就血本無歸,甚至危及台灣經濟,但美國則可以輕易的享受中國經濟開放的果實。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波中國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中國社會也顯示了自卑、崇洋、缺乏主體性的現象。更糟糕的是,二○○二年諾貝爾經濟獎D. Kahneman的研究顯示,中國的經濟愈發展,人民福祉卻愈下降。這豈只是「貧者愈貧、富者愈富」。 當今台灣的經濟困境是,多數擬定政策的學者及專家,信奉美國中心的資本主義,並對台灣本身的後殖民困境毫無自覺,使得台灣成為依附美、日強國的「買辦經濟」。陳水扁總統在二○○七的元旦講稿中,強調台灣主體性是經濟發展的最主要考量。因此,希望執政黨的經濟專家、學者必須對台灣本身的後殖民困境有深度的自覺,才能實現陳總統的承諾。 (自由時報2007年1月)January 31, 2007 參考資料(三):「中國社科院報告預測指出:我國勞動力兩年後將現短缺」 http://epaper.jinghua.cn/html/2007-05/11/content_2081301.htm 2007年05月11日京華時報,記者劉薇   本報訊(記者劉薇)中國社科院昨天發佈報告認為,我國農村剩餘勞動力遠沒有想像的那麼多,我國正在由勞動力過剩向勞動力短缺的時代轉變,這個轉變的拐點將在“十一五”期間出現,確切的時間可能是在2009年,這個轉變會帶來城鄉勞動者工資的上漲。   昨天,在中國社科院慶祝建院30周年系列講座中,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蔡昉發佈題為《中國就業增長與結構變化》的報告介紹,農村剩餘勞動力是我國勞動力市場的主要資源,目前普遍的說法是我國農村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勞動力是剩餘的,絕對數大約有1億到1.5億,但這個數字並不準確。據其研究,目前40歲以下的農村剩餘勞動力,絕對數量只有5212萬,這與剩餘比例三分之一的說法差距甚大。   報告因此認為,目前我國的勞動力供給結構,已經從勞動力過剩向勞動力供給平衡乃至短缺轉變。由此而帶來的影響是,我國城鄉將普遍出現勞動力短缺現象,2004年開始出現的以民工荒為表現形式的勞動力短缺現象,已經從沿海地區蔓延到中部地區甚至勞動力輸出省份。 參考資料(四):第四世界的悲歌 http://www.mfzq.com.cn/Blog/Diary.aspx?cid=1000&Data=S&Tid=533177 ■ 郭峰淵 二次大戰後,整個世界三分天下:由美國帶頭的「自由」世界,由蘇俄帶頭的「鐵幕」,及由曾被強權侵略或殖民過的國家所組成的第三世界。時至今日,「鐵幕」已瓦解,歐洲漸漸脫離美國影響,而中國則逐漸成為第三世界的強國。但對台灣而言,被逐出聯合國後成為「自由」世界的附庸,但隨著中國的壯大,台灣的國際地位則越加困窘,並被孤立成一個有實無名的「第四世界」國家。這樣的台灣,有數個特色。 其一,「國際化」是台灣的「殺手」。台灣位居東亞的策略樞紐地位,所以四百年前當歐洲強權開始「國際化」時,台灣立刻淪為荷蘭的殖民地。之後,鄭成功、滿清、日本、中國都曾是它的主人。今天,台灣仍處世界三大強權(美國、日本、中國)的夾縫之中,每一個強權都想利用台灣達成其政治目的,但又都不願意為台灣伸張權力。 其二,「國際化」也是台灣「買辦」經濟的恩主公。四百年前當荷蘭人以競標方式獵殺台灣的梅花鹿,以輸出皮革(當時台灣最大宗的出口),台灣人也學會了如何以資本主義的剝削為獲利手段。日本或中國國民黨統治時期,台灣人更學會了如何充當「買辦」以獲利。而即使是今天,台灣的經濟仍未脫離殖民經濟結構,而其中又以高科技業者最為明顯;這些業者絕大多數沒有自己的品牌,也「沒有祖國」,只是承接、模仿美國、日本的科技,競逐「專業代工」。這種「買辦」經濟,使台灣經濟得以快速發展,但也使得台灣山川面目全非,財富分配失當。 其三,台灣人民缺乏對殖民歷史創傷的認知,或甚至以當強權的「順民」為榮。事實上,台灣的教育、媒體及文化仍未脫離殖民「買辦」的本質。在教育上,台灣的中小學仍充滿奴化並扭曲歷史;在媒體上,「認強權作父」的媒體比比皆是,不是天天醜化台灣,就是「哈美」、「哈歐」、「哈日」、「哈韓」、「哈中」。也因此在文化上,台灣失去主體性。 在政治上,二○○○年政黨輪替了,但外來政權只是被集美、日、中三強權「買辦」於一身的「殖民島都」台北取代,台灣也因此進入「自我殖民」時代!難怪蟄居台北的民進黨會墮落,也難怪這次三合一地方選舉只剩南台灣勇敢的向「自我殖民」說不。國際化」、「殖民」、「自我殖民」譜下了台灣「第四世界」的悲歌。台灣無法避免,但並非不能反抗。 只是這個反抗需要台灣人民有勇氣來探索這數百年的台灣殖民創傷,並有決心來參與、改變台灣的命運。(作者為中山大學資管系教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