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瞧"蔡百銓"這傢伙 !
關於部落格
  • 40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非洲看台灣 (1997年10月)

從非洲看台灣 (1997年10月)                            蔡百銓 1993年5月25日,厄利垂亞 (Eritrea)臨時政府在歷經三十年獨立戰爭與兩年休戰、公民投票後,正式宣佈脫離衣索匹亞獨立建國,成為非洲第53個獨立國家。 在1884年85年間的柏林會議上,非洲遭到七個歐洲強權瓜分為五十多塊殖民地 (衣索匹亞與賴比瑞亞除外)。但是不到一百年,絕大多數非洲國家皆已獲致獨立,厄利垂亞是最晚近的一個。 1993年5月28日,宣佈獨立三天後,厄利垂亞就聯合國全體會員國鼓掌歡呼聲中,正式加入這個國際組織。當時該國人口不到三百萬,負債數百萬美元。然而只要是獨立國家,不論大小貧富,聯合國一律敞開大門歡迎加入。 獨立是通往聯合國的唯一門徑。近年來台灣一直想要加入聯合國,卻不得其門而入。台灣自誇擁有很多人口、很高外匯存底、貿易量高居全球第幾位,責怪國際社會虧待台灣,其實真正關鍵問題在於台灣不敢自稱是個獨立國家。 台灣想要加入聯合國,必須更改國號為「台灣共和國」,因為「中華民國」至今仍留在聯合國。1971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第2785號決議案,驅逐「蔣介石的代表」,不是「中華民國的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之後,在聯合國內部仍然沿用「中華民國」這個稱號。換句話說,「中華民國」仍在聯合國裡面,不曾退出,只是改由北京代表。台灣絕對無法以「中華民國」名號加入聯合國。 ■更改國號,名正言順 1980年穆加比當選總統,更改國號為辛巴威。辛巴威原是英國殖民地,稱為南羅德西亞,在1964年北羅德西亞獨立並改國號為尚比亞之後,改稱羅德西亞;統治羅德西亞的白人外來政權為了討好黑人獨立運動,一度採用國號「羅德西亞/辛巴威」 (Rodesia/Zimbabwe,1974~80),有如今天中國國民黨為了討好台獨勢力而偶爾自稱為「中華民國在台灣」。穆加比當選總統後,改稱辛巴威,以示國家完全獨立。「辛巴威」原是古代當地人建立的帝國,「羅德西亞」則是紀念英國移民羅德斯 (CecilRodes),與辛巴威毫不相干,穆加比當然要唾棄這個羞辱的名稱。 就像台灣四百年來的情況,非洲諸國在被外來政權殖民統治時,經常被迫使用與自己毫無關係的名稱,但在獨立後,紛紛更改國號。除了上述辛巴威與尚比亞之外,還有:1.薩伊原稱剛果自由邦,獨立後改稱剛果人民共和國,後來為了區別剛果民主共和國,再改稱為薩伊;2.上伏塔獨立後,1984年改名布吉納法索;3.黃金海岸獨立後,改稱迦納,紀念古代迦納帝國;4.達荷美獨立後,改稱貝南;5.法屬蘇丹獨立後,改稱馬利;6.貝專那蘭獨立後,改稱波札那;7.尼亞薩蘭獨立,改稱馬拉威;8.巴素托蘭獨立後,改稱賴索托。 不只非洲國家更改國號,別洲也有改名者:1.因為領土擴大而改名,例如美國最初只有十三州,稱為美洲聯合,後來州數增加而改利堅合眾國;2.因為領土縮小而改名,例如神聖羅馬帝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改稱奧匈帝國,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改稱奧地利共和國;3.因為國家性質改變而改名,例如蘇聯於1991年瓦解後,重聚為獨立國協;4.因為其他理由而改名,例如緬甸於1989年改稱為緬馬(Myanmar),乃因緬甸人只是該國最大多數民族而無法涵蓋其他少數民族。 中國在歷史上曾經更換至少廿五個朝代,從夏朝、商朝、周朝、秦朝、漢朝……清朝、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號至少更改廿五次。 今天,台灣人民應該更改國號為「台灣共和國」,因為1.從台灣人民角度來看,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時,台灣是在日本統治下,日本於戰後投降時也未指名把台灣交給中國;2.從中華民國角度來看,領土縮小到灣,自然應該改名為「台灣共和國」。就像上述神聖羅馬帝國縮小到奧地利,自然改稱為奧地利共和國;如果奧地利仍然自然神聖羅馬帝國,只能獲得神經病承認;3.最重要的是,「中華民國」這個國號妨礙台灣對外關係的開展,台灣人民前途終將為它埋葬。中華民國是被中國人民、不是台灣人民推翻的。中國哲學家孔子曾說:「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則言不順。」台灣就是台灣,稱為「中華民國」當然名不正言不順,無法獲得世界上文明國家承認,當然應該正名為台灣共和國! ■制訂新憲法 奠立長治久安的基礎 1996年12月,南非總統曼德拉頒佈新憲法。南非制憲過程如下:1990年前總統戴克立克釋放曼德拉,1991年邀集各黨派共組「民主南非會議」 (Convention for a Democratic South Africa, CODESA),於1993年11月經由國會通過其制訂的過渡憲法;1994年4月南非舉行大選,新國會成立制憲會議,制訂永久憲法,交由曼德拉頒佈實施。 曼德拉出獄後,就立志為南非建立新憲政體制,因為舊憲法設計不良,國家永遠無法步上軌道。戴克拉克與大多數黨派領袖大致都能體認時艱,共同為國家的長治久安共謀大計。 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憲政體制設計荒謬,漫無章法,國家與社會無法建立秩序,天下必然大亂。今天台灣使用的正是荒謬絕倫的五權憲法,一切亂象都得追溯到這部憲法。 五權憲法是根據孫中山的狂想,企圖結合中國封建帝制的兩種制度:御史大夫(監察權)、八股科舉考試(考試權)與西方三權分立(行政權、立法權、司法權),另外還成立共產國家的人民大會(國民會議)。總統與行政院長職權重疊,完全不必對人民負責,形成「兩頭蛇」妖怪體制。根據這種怪誕設計,立法院沒有調查權、彈劾權、倒閣權,根本就是行政院的橡皮章。今天台灣政治紊亂,社會動盪不安,這部五權憲法正是罪魁禍首。 制訂一部合理的憲法,為國家的長治久安立基礎,乃是台灣人民的當務之急。台灣人民有義務為自己制訂新憲法,沒有權利塗改外國(不論是中華民國、美國、日本……)的憲法。 ■去除種族歧視,加入國際社會 前行政院長郝伯村在立法院答詢時,曾經衝口說出一句「無知的非洲人」, 這最能代表「龍的傳人」的狂妄自大。台灣人民想要加入國際社會,必須揚棄這種種族歧視。「在台灣的中國人」歧視非洲,大致因為下述因素,顯然缺乏自知之明: 1.認為非洲常鬧旱災,民不聊生。其實非洲鬧旱災的地區只限於沙漠與赤道附近 (例如衣索匹亞),反而中國卻連年南部鬧水災,北部鬧旱災。台灣在中國國 民黨統治下,濫肆破壞生態環境,連素有「雨都」之稱的基隆,竟也鬧過旱災 。 2.認為非洲輸出奴隸。其實中國也曾輸出苦力,有何軒輊?從1903到06年,南非 川斯瓦爾的黃金礦場曾因工資太低,雇不到黑人奴工,竟從中國輸入五萬多名 苦力,當時英國輿論斥之為「中國奴隸制」。其實今天台灣也有奴隸制:由於 財閥炒地皮,壟斷房屋市場,絕大多數人忙碌一輩子恐怕也買不起一間房子, 成為「厝奴」(房屋的奴隸),這難道不是奴隸制度? 3.認為非洲人野蠻落後。然而中國人挖猴腦、喝蛇血、吃虎鞭與熊掌,究竟有多文明?1996年台灣選舉總統,中國對台灣發射飛彈,這不野蠻? 4.認為非洲很多暴君。然而在天安門廣場以機關槍掃射大學生,再以坦克車輾過 其屍體,這不是暴君的行為?非洲哪個國家曾像台灣這樣戒嚴四十年?史學家指出二十世紀有四大殺人魔王:蔣介石、毛澤東、希特勒、史達林,中國佔了 兩位,非洲暴君只是小巫見大巫。 5.中國人自許愛好和平、擁有五千年悠久文化。然而非洲人已獲得五面諾貝爾和平獎與三面文學獎,中國人究竟獲得幾面? 6.歧視非洲遭到列強殖民瓜分。其實1900年八國聯軍佔領北京後,中國也被日本與歐洲列強瓜分為「勢力範圍」,幸賴美國發表中國「門戶開放政策」,才得幸免於淪為殖民地。不過孫中山先生形容當時的中國為「次殖民地」,比殖民 地還不如。 當世界逐漸變成「地球村」時,台灣人民如想加入國際社會,必須謙沖為懷,驅除種族歧視。退一萬步說,台灣人連自己的國家都建立不起來,哪有資格歧視非洲人? ■建立台灣共和國 台灣是個奇怪的國度,它具有主權國家四大要素:領土、人民、政府、主權。它的各級政府與議員都是民選的,但是執政的中國國民黨卻說台灣是另一個國家(中國)的一部份。它沿用一部非驢非馬的五權憲法,並且想要把它塗改得非豬非狗,好像自己沒有能力制訂憲法似的。台灣是個主權國家,卻使用混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號中華民國。它很想加入聯合國,卻不敢正式申請。由此看來,台灣不能算是完全獨立的國家,連李登輝總統都認中國國民黨是外來政權。 為了釐清這一切混亂,台灣應該改採國號「台灣共和國」,割斷中國的政治牽連,自行申請加入聯合國。中國可以阻撓台灣加入聯合國一時,但是無法永遠得逞。1984年中國曾經行使安全理事會否決權,阻撓孟加拉申請加入聯合國(因為孟加拉是從中國的盟國巴基斯坦分裂獨立出來的),但是孟加拉後來仍然加入了。聯合國永遠敝開大門,歡迎獨立國家申請加入。 台灣人民有權採用自己的國號,外國無權干涉。即使這得冒犯一些風險,仍很值得追求,否則我們子孫永遠無法獲得獨立的國格,會像我們今天一樣必得仰人鼻息、蒙受羞辱。台灣部份人民欣羨一些先進國家,不計一切移民出國,然而那些國家有誰不曾經歷獨立建國的風險?台灣人民挺住腰桿,更改國號,外國或許不敢無理取鬧;如果不戰而降,自亂陣腳,外國自然膽敢得寸進尺,軟土深耕。(本文原載「台灣共和國」創刊號,1997年10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