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瞧"蔡百銓"這傢伙 !
關於部落格
  • 4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請把十四種語言列為台灣國語

請把十四種語言列為台灣國語 (2002/03/27大眾廣場) 幼輩出來; 喂, 不分老幼皆出來!…. 別變成漢人, 我等語言當痛惜!….. 汝等忘卻番語, 怎配得上番人? 汝等真笨拙, 不會唱歌. 不解自己的語言, 尚欲吹噓, 宛然像漢人. 需警惕, 別變成漢人!…… (十九世紀埔里巴布薩族歌謠) 三月初台聯黨提議把閩南語列為官方語言,恰好「李敖大哥大」電視節目最近也譯為閩南語重播(挾帶推銷其「一國兩制」理念)。李敖原本非常歧視閩南語,他曾說「我不學台語,就像台灣人不學原住民語言一樣。」閩南語本來就以人多勢眾而居於優勢地位,現在連李敖也都以閩南語發聲,可見閩南語是否列為官方語言,其實只有象徵意義。然而這種象徵意義卻可撫平閩南族過去母語慘遭強暴 的心理創傷。 在台灣,閩南語振興機率比較大,其他少數語言流失情況比較嚴重。想要保存各族母語,最好是把國內十三種語言(普通話、閩南語、客家語、原住民十族語言)全都列為國語,並且加上英語以便與國際接軌。 印度與南非的國語政策可以供我們參考。印度獨立後把國內十六種語言、南非黑人執政後把國內十一種語言全都列為國語,每個語言團體全都受到應有禮遇。然而真正通行於印度與南非全國的國語,其實只有一種:英語。 南非經驗 南非在白人統治時,唯有斐語與英語才是官方語言,黑人自然捨斐文而就英文。1976年政府規定斐文為全國中學必修科,激起索維托黑人學生暴動而慘遭屠殺,舉世震驚。1994年曼德拉執政後,新憲法規定十一種南非語言為國語,包括英語、斐語、九種黑人語言。然而一般人民在實際生活中,其實只講母語與英語。在約翰尼斯堡國際機場,所有告示仍以斐文與英文表達,與白人統治時根本一模一樣,反而無人抗議。全國人民心理獲得大解放後,無人覺得母語遭到歧視,反而懶得計較太多。斐人作家布萊登巴赫曾說南非國語其實只要一種(英語)即可,許多黑人也頗有同感。他們會有這種感受,因為憲法已把其母語列為國語,他們反而更理智實際,否則必會繼續為其母語抗爭。 黑人語言雖然獲得南非國語地位,其實仍是方言。例如祖魯文雖然列為一種國語,其實仍是夸祖魯省的方言,別人根本懶得學習。祖魯族追求的正是這種阿Q式心理補償,他們也不會笨到要求其他族群學習其母語。這種阿Q心理其實正是共通的人性。 南非把所有語言列為國語,族群對立大為降低,族群關係更為融洽。然而真正具有國語地位的語言,其實仍是白人統治時的英語與斐語。正如法國俗諺所云:「變動越多,越是一成不變」(Plus ca change, plus la meme chose)。(在南非各省,官方告示只用英文與當地土語兩種語言,不必十一種官方語言全用) 肯亞經驗 錯誤的語言政策,造成無法彌補的心理創傷。肯亞作家提翁哥(Ngugi wa Thiongo)在其《解除心理殖民》(Decolonising the Mind)談到小時候的經驗:「在學校附近說基庫宇語而被逮個正著,乃是最羞辱的經驗之一。罪犯遭到肉體懲罰,脫下褲子並以甘蔗莖抽打屁股三到五下,或是頸子懸掛一片鐵板,上面寫著『我愚蠢,我是驢子』。有時候罪犯會被罰錢,他們是付不起的。」 這種慘遭強暴的心理創傷,正是台灣本土語群與普世被殖民民族的共同經驗,使人心有戚戚焉,絕非施暴者與局外人所能體會。「母語」在英語裡稱為「母親的舌頭」(mother tongue),砍斷母親舌頭,情何以堪? 台灣新經驗 如把十四種語言列為官方語言,是否會造成語言錯亂,重演舊約聖經巴別塔倒塌而人民四散的故事?不但不會,可能反而會使人民更樂於使用普通話,蔡英文也不必因為講不好母語而覺得歹勢。語言戰爭已在國內造成太多內耗,如以更廣大心胸包容所有語言,反而會使國人更為團結,誠所謂「有容乃大」。許多年來弱勢語言團體努力奮鬥的,與其說是爭取與普通話的實質平等地位,毋寧說是爭取象徵性的精神平等地位(齊頭式平等),以驅除母語遭到踐踏的夢魘。把英語也列為國語,則是著眼於國際化的需要。 十四種語言列為國語,短期內必然造成一片混亂,時間久了自然恢復平靜。官方文書則可以限定「以已經發展成熟的文字為之」。換句話說,只剩下中文與英文兩種文字。至於「現代倉頡」埋首為其母語打造文字,政府應該予以鼓勵,那種文字不曾經歷一段篳路藍縷的草創時期?本文開頭引述十九世紀埔里巴布薩族長老之哀歌,哀悼母語喪失而導致族滅,可作吾人借鏡;今天台灣各族如果不肯搶救母語,必將重蹈巴布薩族族滅的前車覆轍。 (2002/03/27大眾廣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