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蔡百銓"這傢伙 !

關於部落格
  • 36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北歐神話:華格納「尼貝龍根指環」 (課堂資料)

華格納「尼貝龍根指環」, 介紹華格納與此歌劇 北歐神話:華格納「尼貝龍根指環」 (Der Ring des Nibelungen, The Ring of the Nibelung) 作者: 理察•華格納 威廉•理察•華格納(Wilhelm Richard Wagner,1813年—1883年),德國作曲家。前接莫扎特、貝多芬的歌劇傳統,後啟後浪漫主義歌劇作曲潮流,理察•施特勞斯緊隨其後。同時,因為他在政治、宗教方面思想的複雜性,成為歐洲音樂史上最具爭議的人物。 在華格納生活的時代,在德國人們普遍認為德語不夠雅緻,宮廷內外盛行義大利與法國的歌劇,偏重音樂技巧華麗而忽視戲劇內容,故華格納提出「樂劇」口號,提倡音樂跟戲劇並重。 華格納與希特勒 據說希特勒曾叫人在拜羅伊特,為他專門演出華格納的作品,當時他感動得流淚,恨不得與這位上個世紀的天才執手親談。很多人在聽華格納音樂的同時,要提到他的思想,無可否認音樂家本身的性格與思想,對其創作作品有著很大的影響。華格納的青年時期,其思想主要傾向於「德意志」,他受到費爾巴哈和巴枯寧的影響,寫過許多狂熱激進的文章,甚至參加過德勒斯登的革命。以色列一直因為華格納的反猶太主義思想以及納粹的原因,一直有一非正式的禁令,以色列國內從不上演華格納的作品,不過這些年來稍有鬆動。 華格納與尼采 1848年歐洲資產階級革命失敗以後,華格納逐漸接受了叔本華的悲觀主義論調以及尼采的超人論等思想,以及後來戈比諾的雅利安種族主義理論,晚年的時候,華格納也受到宗教神秘思想的影響。華格納與尼采曾是關係很好的朋友,他們的友誼維持了十年,當華格納改變其音樂風格之後,尼采與他決裂,稱他是一個狡猾的人,稱聽他的音樂使人致瘋。1878年1月3日,華格納將《帕西法爾》贈送給尼采,尼采寫了最後一封信給華格納,並回贈自己的新書《人性,太人性的》,1888年,尼采寫作《華格納事件》和《尼采對華格納》,正式表述出自己對這位昔日好友的看法。 華格納與路德維希二世 巴伐利亞國王路德維希二世一直是華格納最重要的支持者和保護人,華格納有多部作品是獻給他的。而路德維希二世也是華格納狂熱的崇拜者,他以華格納歌劇的內容為主題,修建了宮殿新天鵝堡,其內部有齊格弗里德屠龍的金像,描繪《特裡斯坦與伊索爾德》故事的掛毯,以《湯豪舍》故事設計的山洞和節日大廳,而且他計劃將這一城堡作為禮物獻給華格納,當作歌劇《帕西法爾》的背景。他資助了華格納修建拜羅伊特節日劇院,並且作為貴賓出席了開幕演出。 女性崇拜 在這裡,值得一提的是華格納在他的樂劇中所表現出的對女性的崇拜。多年來,華格納一直認為女性身上有救贖和毀滅兩種特性,這種矛盾性使他創造的女性形象通常都是複雜的、懷著巨大痛苦的英雄女高音。表現在他的樂劇中,如《湯豪舍》中的伊莉莎白,《特裡斯坦與伊索爾德》中的伊索爾德,《尼伯龍根的指環》中通過對愛情獻身來拯救人類的布侖希爾德和《帕西法爾》中寓言式的女性孔德里。 尼貝龍根的指環 (一)「萊茵的黃金」Das Rheingold (The Rhinegold) (二)「女武將」Die Walküre (The Valkyrie) (三)「齊格菲」 Siegfried (四)「諸神的黃昏」Götterdämmerung (Twilight of the Gods) (一)《尼貝龍根的指環》 序夜:《萊茵的黃金》 《Der Ring des Nibelungen》: Vorabend: 《Das Rheingold》 第一景 阿貝里希(Alberich)為侏儒族(Nibelungen)的一員,看到三個萊茵的女兒 (Die Rheinthter),想追求她們其中一個。萊茵的女兒則存心戲耍他,最後又嘲笑他的醜陋。經過幾番嘗試,阿貝里希才知道自己被她們戲弄了。萊茵的女兒看守著的黃金閃耀著光芒,阿貝里希問她們那是什麼。萊茵的女兒說明唯有發誓永遠拒絕愛情的人才能取得黃金,打成戒指。她們又嘲笑阿貝里希是不可能會拒絕愛情的,惱羞成怒的阿貝里希決定發誓拒絕愛情,取走了黃金。 第二景 諸神族(Gter)的首領佛旦(Wotan)驕傲地讓妻子佛利卡(Fricka)看巨人族(Riesen)為他們造好的神殿,佛利卡卻抱怨著佛旦當初答應巨人族,神殿完成後,將掌管青春的女神佛萊亞(Freia)給巨人做為報酬。佛萊亞跑來向佛旦求救,兩個巨人法索德(Fasolt)和法弗納(Fafner)尾隨其後,前來向佛旦索取當初應允的報償。東內(Donner,德文原意「雷」)和佛洛(Froh,德文原意「快樂」)挺身而出,試圖保護佛萊亞不被帶走,差點和巨人起衝突。 佛旦一方面安撫雙方,一方面又擔心火神洛格(Loge)還不露面,原來當初答應將佛萊亞做為造神殿的報償係洛格給佛旦的緩兵之計,以有較多的時間至世界各地尋找替代品。洛格終於出現了,卻兩手空空,只帶來了阿貝里希搶走萊茵的黃金的故事和萊茵的女兒請佛旦幫忙取回黃金的請求。洛格回答了眾人對萊茵的黃金的問題,亦說明了指環統治世界的力量以及阿貝里希已經將黃金打成指環的事實。巨人決定要諸神以尼貝龍根的寶藏來換取佛萊亞的自由,將佛萊亞帶走了。佛萊亞的離去也帶來了諸神的老化,佛旦決定由洛格帶路,到地底下去找尼貝龍根族,掠奪寶藏。 第三景 取得黃金打成指環的阿貝里希統治了尼貝龍根族,驅策眾侏儒為他搜括世界的寶藏,並要另一侏儒迷魅 (Mime) 為他打造一頂魔盔,帶上後可隱形,並可隨心所欲地變化外觀。有了指環和魔盔,阿貝里希可以高枕無憂地進行他統御世界的計劃。洛格和佛旦來到侏儒的世界,看到遍體鱗傷的迷魅,得知阿貝里希的力量。洛格用計誘阿貝里希展現魔盔的力量,先讓他變成大的龍,再變成小的青蛙,而趁機捕捉他。 第四景 佛旦和洛格押著阿貝里希回到來處,強迫阿貝里希交出寶藏。阿貝里希為求活命,只好照辦,但求留下指環,以東山再起。洛格則要他也交出指環,阿貝里希不肯,佛旦則用暴力搶得指環,才放阿貝里希走。重獲自由的阿貝里希立刻對指環發出詛咒:每一個擁有指環的人都會遭到厄運,直到指環再回到他手中為止,佛旦則不把詛咒放在心上。 巨人帶著佛萊亞前來,諸神又恢復了精神。巨人要求必須以黃金蓋過佛萊亞,當尼貝龍根的寶藏用完之時,佛萊亞的頭髮還露在外面,法弗納逼洛格將魔盔蓋上。法索德依依不捨佛萊亞,繞了一圈,還看到她的一個眼睛,於是向佛旦要手上的指環,佛旦堅持不給,洛格亦說那要還給萊茵的女兒的,法索德又要將佛萊亞帶走。正在僵持不下時,大地之母艾爾達 (Erda) 出現,勸佛旦放棄指環,並警告他諸神終將毀滅。佛旦想多知道一些,艾爾達又消失了。 佛旦將指環交給巨人,兩人為分寶藏而起爭執,洛格建議法索德要那個指環就好,法索德依言而行,卻被法弗納打死,後者獨自帶著所有寶藏離去。諸神看到此景,想起阿貝里希詛咒的應驗,佛旦更決定要找到艾爾達,以知道更多事情。 諸神攜手進入神殿,洛格不齒諸神的行為以及他們平日對待他的態度,要伺機報復。在進入神殿途中,遠處傳來萊茵女兒的嗚咽,諸神卻置之不理。 (二)《尼貝龍根的指環》首日:《女武神》 《Der Ring des Nibelungen》 Vorabend: 《Die Walküre》 第一幕 齊格蒙(Siegmund)為逃避敵人追逐,躲入一間屋中,筋疲力盡地昏厥過去。齊格琳德(Sieglinde)驚訝地觀察著這位突然出現的陌生人,在他逐漸清醒時,端水給他喝,並告訴他這是渾丁(Hunding)的家,她則是渾丁的妻子。兩人都對對方有著莫名的好感。 渾丁回來了,盡地主之誼招待著這位陌生人。言談中,渾丁證實了齊格蒙正是他追逐的對象,決定饒他渡過這一晚,次日兩人再決生死。渾丁和齊格琳德進房休息,留下手無寸鐵的齊格蒙怨嘆著自己坎坷的命運,落入敵人手中,而當年父親應允他在急難時會出現的寶劍在此時依然不見蹤影。 齊格琳德在渾丁的飲料中下了藥,待他睡熟後,即自房中出來,和齊格蒙交談。齊格琳德敘述著自己不幸的身世,自小和父兄失散。當年,她被迫嫁給渾丁時,在宴會中,有位陌生老人突然出現,將一把寶劍插入樹中,並言此劍將屬於能將它自樹中拔出的人,但是多年來,沒有人能將劍拔出來。由齊格蒙先前的敘述中,齊格琳德已然瞭然,他們就是失散多年的雙胞胎,齊格蒙應該就是那個唯一可以將劍自樹中拔出的人。不僅如此,兩人在一見面時,都已愛上了對方。齊格蒙果然成功地拔出樹中的劍,命名為「諾盾」(Nothung),一對雙胞胎戀人即相偕逃亡。 第二幕 佛旦命令他心愛的女兒布琳希德(Brnhilde)在齊格蒙和渾丁的決鬥中要幫助齊格蒙獲勝。兩人正在交談中,布琳希德遠遠地看到佛旦妻子佛利卡怒氣沖沖地前來,於是識相地趕緊避開。 身為婚姻的守護神,佛利卡接受渾丁對雙胞胎戀人的控訴,前來向佛旦興師問罪。佛旦揚言二人係因愛而結合,齊格蒙自己拔出了劍。佛利卡則道破這一切都是佛旦所安排,並言佛旦想藉著齊格蒙的手拯救諸神是不可能的,因為齊格蒙雖然很辛苦的長大,但是佛旦一直暗中庇佑著他。佛利卡更對佛旦在婚姻外的風流行為大加撻伐,要求佛旦不得再保護他的兒子齊格蒙,也不得令女武神保護齊格蒙。佛旦無奈,只有答應。 佛利卡離開後,布琳希德看到佛旦的垂頭喪氣,意識到方才的爭執帶給佛旦不快。在她的追問下,佛旦對他最心愛的女兒道出多年前的往事:年輕氣盛的佛旦不惜一切代價追求統治世界的權力,卻捨不得放棄人間情愛。尼貝龍根族的阿貝里希則發誓拒絕情愛,取得黃金打成指環,擁有統治世界的力量。佛旦在洛格的慫恿下,用計騙得指環,又在艾爾達的警告下,放棄了指環。佛旦想多知道些未來的事,於是以情愛自艾爾達口中套取消息,艾爾達並為他生了布琳希德。佛旦將布琳希德和其他八個姐妹一同養大,組成一隻女武神的隊伍,她們為佛旦收集在戰爭中死亡的英雄,將他們帶到神殿,護衛著諸神。但是若指環回到阿貝里希手中,這一切防護都將無效。指環現在由法弗納看著,佛旦和阿貝里希都想自法弗納處拿到指環。 佛旦不能親自下手,因為他依著當年和法弗納訂下的合約,將指環交給了法弗納。佛旦必須經由第三者方能取得指環,因此,佛旦和威松族 (Wsung) 人生下了齊格蒙,讓他自己長大,希望能藉他的手拿到指環,才好安心。為了保護齊格蒙,佛旦應允他一把寶劍。但是這一切計劃都被佛利卡看穿,一語道破他的計劃的不可行,更因雙胞胎的破壞婚姻契約行為,進而要求制裁齊格蒙。佛旦至此才明白,當年他曾接觸了指環,雖然適時逃過一劫,但指環的咒語並未放過他,他將失掉、甚至毀掉所有他心愛的一切。在得知阿貝里希強迫一女子懷了他的孩子後,佛旦總算明白了艾爾達的話中玄機,阿貝里希的孩子將會為他奪得指環,這也將是諸神毀滅的時刻,沮喪的佛旦但求這一刻到來。 佛旦並指示布琳希德在齊格蒙和渾丁的戰爭中要依佛利卡的意思,為渾丁而戰。布琳希德不解地問佛旦,他明明深愛著齊格蒙,為什麼要齊格蒙戰死。佛旦大怒,斥責布琳希德,並再次強調齊格蒙必須死去。布琳希德懷著沈重的心情去執行任務。 在逃亡中的齊格琳德已接近崩潰的邊緣,齊格蒙扶持著她,並要她休息一下。徘徊在破壞婚姻的自責和擔心齊格蒙的安危的兩種極端情緒之間的齊格琳德終於暈厥過去。確定她仍活著之後,齊格蒙細心地呵護著她。布琳希德找到齊格蒙,向他宣告他的命運:她將帶他去佛旦的神殿。齊格蒙在得知齊格琳德不能同行後,聲稱兩人要同生同死,寧願手刃齊格琳德,不能任其孤單一人活著。布琳希德被兩人的愛情感動,決定違反佛旦的命令,保護齊格蒙。 渾丁找到了齊格蒙,兩人打了起來。齊格琳德被雷聲驚醒,聽到兩個男人的爭戰聲。布琳希德護衛著齊格蒙,佛旦及時趕到,以他的矛毀了齊格蒙的劍,布琳希德亦無法繼續保護齊格蒙,渾丁得以殺死齊格蒙。齊格琳德聽到齊格蒙倒下的聲音,再度暈厥。布琳希德倉皇逃走,離開前,她撿拾了齊格蒙斷劍的碎片,並救走了齊格琳德。佛旦心碎地看著齊格蒙的屍體,嫌惡地賜死渾丁,又再度回到現實中,決定要懲罰違反命令的布琳希德。 第三幕 八位女武神忙於將戰死英雄的屍體運回神殿。她們驚訝地看到布琳希德神色倉皇地帶著一位女子前來,在得知發生的事情後,她們都不敢幫助她。恢復神智的齊格琳德只求一死,以和齊格蒙再聚。在布琳希德告訴她,她懷了齊格蒙的孩子後,齊格琳德又有了活下去的意念,向眾女武神求救。布琳希德要齊格琳德一人逃走,她則留下和佛旦週旋。眾女武神建議齊格琳德向東邊去,因為法弗納在東邊的林子裡看守著寶藏,佛旦則從不去那裡。布琳希德將斷劍交給齊格琳德,並為她肚中的孩子命名為齊格菲。齊格琳德萬般感激,滿懷希望地逃走了。 憤怒的佛旦追了上來,女武神先試著將布琳希德藏在她們當中,並為她求情。在佛旦的怒斥聲中,布琳希德自動出來受罰。佛旦決定削去她女武神的身份,逐出天庭,讓她長睡在山頭,直到有個男人找到她為止,她就得嫁他為妻。眾女武神被這個嚴厲的懲罰嚇到了,試圖求情,佛旦則更進一步禁止她們再和布琳希德接觸,眾女武神在驚嚇中退去。 再度獨處的父女布琳希德和佛旦回顧著發生的事,佛旦承認布琳希德所作所為才是他衷心所盼的,但是他也無力去改變這一切。布琳希德告訴佛旦齊格琳德懷孕的事實,佛旦則拒絕保護齊格琳德,並決定執行對布琳希德的懲罰。布琳希德請求佛旦在她長睡時,在她四週築起火牆,以嚇阻膽小的人找到她。佛旦答應了她的請求,親吻她的雙眼,布琳希德陷入了長眠。佛旦則不僅在她四週築起火牆,還加了一道障礙:任何人在進人火牆之前,必須先通過佛旦的矛。   (三)《尼貝龍根的指環》 次日:《齊格菲》 《Der Ring des Nibelungen》Vorabend: 《Siegfried》 第一幕 迷魅試著為齊格菲鑄劍,但一如以往,齊格菲回來後,將迷魅做好的劍一撇就斷了,齊格菲譏笑著迷魅做的劍不經用,更追問迷魅自己生父母的來歷,迷魅先是說他就是齊格菲的父親兼母親,在齊格菲暴力相逼下,迷魅才對齊格菲說出當年在林中救了臨產的齊格琳德的事情。齊格琳德在生下齊格菲後去世,臨死前將嬰兒和齊格蒙的斷劍託付給迷魅。齊格蒙知道自己的身世後,要迷魅將斷劍重鑄,又出門去了。 迷魅正苦惱著如何將斷劍鑄回之時,佛旦裝扮成流浪者(Der Wanderer)出現。流浪者要迷魅招待他,迷魅卻很不願意,堅持要他走。流浪者聲稱自己知道很多事,並願以自己的頭打賭,讓迷魅問他三個問題。迷魅急於打發他走,於是接受流浪者的建議,問了三個問題:尼貝龍根族、巨人族和諸神族,流浪者都毫不猶疑地答對了。接著,流浪者也以同樣的相對條件,亦即以迷魅的頭為賭注,要問迷魅三個問題,如果他答不出來,就得輸掉他的頭。迷魅這才知道碰上難纏的對象,只有無可奈何地答應。流浪者的前兩個問題:威松族和諾盾劍,迷魅都答對了。第三個問題:誰能將斷劍鑄回,則難倒了迷魅。流浪者告訴他:只有學不會什麼是「怕」的人,才能將斷劍鑄回。流浪者更進一步告訴迷魅:雖然他贏了迷魅的頭,但決定讓它暫時寄在迷魅肩上,因為學不會什麼是「怕」的人自會取得這個頭。說完,流浪者就走了。 齊格菲回來質問迷魅鑄劍的情形,迷魅告知只有學不會什麼是「怕」的人,才能將斷劍鑄回。迷魅的話激起齊格菲的好奇心,想進一步知道究竟。迷魅告知在東邊林子的盡頭,可以學會「怕」。齊格菲要求迷魅立刻鑄好斷劍,迷魅承認無法將劍接回,又重覆那句話。齊格菲大怒,決定自己來。在他不按牌理出牌的鑄劍方式之下,斷劍居然重行接回。迷魅眼觀這一過程,逐漸明瞭齊格菲即是那位學不會什麼是「怕」的人,自己亦將葬身其手,決定先下手為強,在齊格菲忙於鑄劍時,迷魅則忙於調配有毒的湯,兩人都完成自己所要的東西。 第二幕 在森林中,阿貝里希和裝扮成佛旦的流浪者不期而遇,兩人鬥嘴一場,其實兩人都是為了觀察法弗納的動靜而來。流浪者甚至將化成大蟲的法弗納叫醒,警告他將有一位強壯的年青人前來要他的命,阿貝里希亦說同樣的話。法弗納則不予理會,又回窩裡睡覺。兩人亦退去。 迷魅帶著齊格菲亦來到法弗納藏身和守護寶藏的地方,齊格菲希望真的能由大蟲處學會什麼是「怕」,否則他亦將離開迷魅到他處繼續學,迷魅則語帶玄機地言,若他在此學不會,在別處也學不會了。齊格菲嫌惡地要迷魅走開,迷魅正好高興地在一旁坐山觀虎鬥。 齊格菲一人想著心事和一堆不解的問題,愈等愈無聊,於是吹起自己的號角,號角聲引來了以大蟲姿態出現的法弗納。齊格菲高興地要學什麼是「怕」,並說若學不會就要解決法弗納。法弗納則表示自己原本要出來喝水,這下居然還有食物可吃。雙方爭執起來,齊格菲以諾盾劍刺入法弗納的心。垂死的法弗納想起自己和兄弟法索德的死於非命,警告齊格菲,齊格菲完全不懂法弗納的話,只告訴他自己叫「齊格菲」。法弗納在重覆這個名字後死去。齊格菲拔出劍,舔著劍上的血,居然漸漸聽懂了林中小鳥(Waldvogel)的話。小鳥告訴他進洞去找寶藏,並告訴他頭盔和指環的魔力。齊格菲依言進洞。 洞外,阿貝里希和迷魅又見面了,迷魅面對沒有頭盔和指環的阿貝里希,自然不再害怕。兩人為如何分寶藏爭執不下,看到齊格菲出來,拿著頭盔和指環,阿貝里希趕緊躲起來。齊格菲擁有這兩樣東西,亦不知究竟有何用。此時,小鳥又說話了,它警告齊格菲迷魅的心懷不軌。如今的齊格菲不僅懂鳥語,還聽得出迷魅真正的心底話,知道迷魅要毒死他,一怒之下,拔劍殺了迷魅,阿貝里希則在暗處偷笑。殺了迷魅後的齊格菲覺得很無聊,於是問小鳥,他要做什麼。小鳥告訴他去找布琳希德,娶她為妻,齊格菲依言,很高興地出發了。 第三幕 佛旦叫醒長睡中的大地之母艾爾達,問她以後的事。艾爾達答以不知,並對佛旦的諸項作為表示不滿。佛旦告訴艾爾達,他不再害怕諸神的毀滅,因為他的威松族的後代齊格菲已在完全自由的情形下取得指環,由於齊格菲不知道什麼是怕,將能解去阿貝里希的咒語。齊格菲並將叫醒布琳希德,娶她為妻。以布琳希德的聰明,他們將會做出解脫世界的舉動。因此,艾爾達亦可以安心長睡了。 齊格菲在跟著小鳥前往尋布琳希德的途中,遇到了佛旦化身的流浪者。在對話中,齊格菲知道父親死在眼前這位人士手中,卻不知這就是他的祖父,舉起劍砍斷了佛旦的矛,佛旦在讓布琳希德長睡時的另一道禁制─要通過火牆者得先通過他的矛─亦解除了。 齊格菲穿過火牆,找到了睡著的布琳希德,吻醒她之後,布琳希德知覺如今已非神族,經過一番內心爭戰,全心接受齊格菲的愛。 (四)《尼貝龍根的指環》第三日:《諸神的黃昏》 《Der Ring des Nibelungen》 Vorabend: 《Göttdämmerung》 序幕 夜晚裡,大地之母艾爾達的三個女兒─命運之女(Die Nornen)─一邊織著智慧之繩,一邊敘述著佛旦付出一隻眼睛為代價,取得統治世界的矛,這隻矛如今被砍斷,諸神將被毀滅。在談到阿貝里希取得萊茵的黃金以及被詛咒的指環時,她們發覺繩子被岩石割鬆了,想要搶救已來不及,繩子斷了,她們亦無法再知道其他的事,匆忙回到大地之母那兒去。 天亮了,齊格菲和布琳希德話別,他打算去看一看這個世界,布琳希德雖不捨,但亦不願違逆齊格菲的願望。她將馬兒送給齊格菲代步,並警告他不忠會帶給他不幸。齊格菲則將手上的指環送給她,兩人依依告別。齊格菲漸行漸遠,沿著萊茵河而下。 第一幕 在季比宏族(Gibichung)的大廳裡,統治者昆特(Gunther)、古德倫(Gudrun)和他們同母異父的兄弟哈根(Hagen)在聊天。昆特和古德倫對這位兄弟的才智都很佩服,唯言是聽。哈根表示這兩位兄妹都尚未成親是一大缺憾,並向他們推薦布琳希德和齊格菲為理想的對象,但是只有齊格菲的英勇才能穿過火牆,得到布琳希德。他並建議讓齊格菲去為昆特得來布琳希德,以藥酒讓齊格菲愛上古德倫,兩兄妹都覺得這個建議很好,急於見到齊格菲。哈根告訴他們,齊格菲正在來此地的路上。說著說著,齊格菲就到了。 昆特向齊格菲表示歡迎之意,哈根則打探尼貝龍根寶藏的情形,齊格菲表示他身上只有頭盔,哈根問起指環,齊格菲答以一位女士保管著,哈根立刻知道指環在布琳希德處。言談間,古德倫進來了,手上拿著以牛角裝著的藥酒,請齊格菲用,齊格菲輕聲地遙祝布琳希德後,將藥酒喝了。當他的眼光再度掃過古德倫時,立刻愛上了她,並向她求婚。齊格菲問昆特結婚否,後者答以尚未,但心目中已有對象,只是要贏得她,必須穿過火牆。齊格菲表示願意為昆特去得到布琳希德,只要昆特答應將古德倫嫁給他。昆特問齊格菲要怎麼做,齊格菲表示可以用頭盔變化成昆特的模樣,即可以昆特的身份得到布琳希德。兩人於是歃血為盟,結為兄弟,哈根則託辭自己血統不純,不好加入。齊格菲和昆特約好一天後將人交到昆特的船上,由昆特將布琳希德帶回來。兩人就立刻出發了,留下哈根看家。 布琳希德一人在家,看著齊格菲留下的指環,想念著他。突然聽到曾經很熟悉的女武神的聲音自遠而近,原來是一位女武神姐妹瓦特勞特(Waltraute)來拜訪她。布琳希德見到故人,又驚又喜,前去歡迎,卻沒有注意到瓦特勞特的形色倉皇。布琳希德想起諸多往事,敘述著過去的事,漸漸地,她注意到瓦特勞特的臉色不對,於是問起來此的原因。後者告訴她,佛旦自從處罰了布琳希德後,再也不派女武神們出任務,自己則以流浪者的姿態漫遊各地。最近他回到神殿,手上握著的是被砍斷的矛。他召集眾人聚在廳中,囑人砍下橡樹,堆在神殿中,一言不發地坐著。大家都嚇壞了,在瓦特勞特苦苦哀求下,佛旦才說,只有布琳希德將戒指還給萊茵的女兒,諸神才得免於毀滅。因此,瓦特勞特才不顧佛旦的禁令,前來找布琳希德。布琳希德聽得一頭霧水,瓦特勞特看到布琳希德手上的戒指,知道就是她要找的,要布琳希德將它還給萊茵的女兒。布琳希德不願意將齊格菲給她的信物隨便處理,怒斥瓦特勞特,後者只好怏怏而去。 布琳希德又回到一人的世界裡,突然她聽到齊格菲的號角自遠而近,高興地上前迎接,看到的卻是昆特的模樣。布琳希德驚駭地問他是誰,來人答以是昆特,要娶她為妻。布琳希德試圖藉指環的力量趕走來人,卻亦無用,化成昆特的齊格菲看到指環,即以暴力將它取下,做為布琳希德和昆特成親的信物,並逼布琳希德進房。為了維持並證明自己對兄弟的義氣和清白,齊格菲決定將寶劍豎在二人中間過夜。 第二幕 睡夢中,留守的哈根看到父親阿貝里希前來,囑他不要忘了自己的任務,謀害齊格菲,取得指環。齊格菲興高采烈地先一步回來見他的新娘,並告訴哈根和古德倫如何得到布琳希德的過程。遠處已可以看到昆特的船,於是古德倫囑哈根喚來眾人,準備婚禮。 昆特牽著布琳希德上了岸,後者臉色蒼白,腳步搖晃。當布琳希德看到齊格菲和古德倫這一對時,臉色大變,當她發現齊格菲竟然不認識她時,心中更是惶惑,差些昏倒。齊格菲忙著扶住她,布琳希德看到齊格菲手上的指環,雖然不知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很確定當晚自她手中取得指環的應是齊格菲,而不是昆特。昆特對指環之事茫然不知,齊格菲則表示指環係他殺死大蟲得到的。布琳希德於是控訴齊格菲當晚和她燕好,眾人大驚,責怪齊格菲。齊格菲則辯稱他是清白的,有當晚橫在兩人中間的寶劍為證。哈根建議以他的矛起誓,齊格菲誓言,如果布琳希德控訴為實,將死於此矛之下。布琳希德則反控齊格菲已違背誓言,將死於此矛之下。齊格菲要昆特好好安慰布琳希德,擁著古德倫,帶著眾人離去,繼續準備婚禮。哈根向布琳希德表示,願意為她效勞,洗刷恥辱,憤怒的布琳希德接受了哈根的建議,告訴他只有由背部下手,才能殺死齊格菲,兩人並邀昆特加入行列,三人結盟,要除去齊格菲。 第三幕 三個萊茵的女兒在萊茵河邊嬉戲,齊格菲追一頭野獸追到河邊,看到她們,於是向她們詢問是否看到這頭野獸。萊茵的女兒向他要手上的指環,齊格菲作勢要給,在萊茵的女兒告訴他指環會帶給他不幸後,齊格菲又將指環帶回手上,無視於萊茵女兒的警告,萊茵的女兒表示就在今日,會有一位女子得到此指環,並交還她們後,又消失在水中了 。 打獵的隊伍追上了齊格菲,眾人坐下休息進食。哈根問起齊格菲以前的事情,齊格菲看到兄弟昆特臉色不好,於是敘述自己以前的故事來取悅他。自迷魅養大他說起,到殺了大蟲,懂得鳥語,又說起小鳥告訴他取指環和頭盔,又警告他小心迷魅,之後,哈根遞給他下了解藥的飲料,於是齊格菲想起了穿過火焰,找到布琳希德之事。就在昆特大為驚訝之時,天上飛過兩隻烏鴉,哈根問齊格菲那兩隻烏鴉說些什麼,齊格菲驀地起身,背對著哈根,尚未回答,哈根即將矛刺進他的背,昆特和眾人均來不及阻攔。垂死的齊格菲唱出對布琳希德的愛之後,闔然長逝。 眾人將齊格菲的屍體帶回季比宏大廳,在廳中焦急地等待著的古德倫見到齊格菲的屍體,暈厥過去。再度醒來後,埋怨昆特等人殺了齊格菲,昆特表示是哈根,哈根亦承認是他下的手,並表示指環應屬於他。昆特認為應是古德倫的,和哈根爭奪之下,昆特亦遭毒手。哈根再度要取得指環,齊格菲的屍體卻自動舉起手,不讓哈根拿指環,眾人大為驚駭。布琳希德安靜地現身,表明自己才是齊格菲真正的未亡人,古德倫才知道受了哈根的騙,布琳希德正是齊格菲喝了藥酒後忘記的髮妻。布琳希德命人堆起柴堆,將齊格菲的屍體放在上面,自己則帶上指環,燃起柴堆,火葬齊格菲,並帶著愛馬一同殉情陪葬。火焰愈燒愈旺,突然間,萊茵的河水高漲,河水中出現了三個萊茵的女兒,一直在旁觀看的哈根急著跳入水中,試圖取回指環,卻被萊茵的女兒一同帶入河底,指環則又回到萊茵的女兒手中。河水逐漸退去,火則燒上了天,火光中,可以看到諸神聚集在神殿中,神殿正逐漸為火吞噬。   解釋名詞 女武將 The Valkyries ("choosers of the slain", alternative spelling: Walkyries) are figures of Norse mythology. Generally held to be daughters of Odin, they appear as the beautiful warrior-maidens on winged horses, armed with helmets and spears. Traditionally, they were clad in red corselets. Their purpose is to visit battlefields and chose the most heroic of those who have died in battle (called Einherjar), to carry them off to Valhalla. This was necessary because Odin needed warriors to fight at his side at the preordained battle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Ragnarok. Any maiden who became a Valkyrie would, generally held belief states, remain immortal and invulnerable—as long as she remained a virgin. The Valkyries also acted as Odin's messengers. Their armor, while doing his bidding, was thought to have caused Aurora Borealis Richard Wagner adapted one of the Valkyrie myths, dealing with the Valkyrie Brunhilde and her love for the warrior Siegfried, into his opera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